柳絮纷飞\高原通途\小 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
  四川省的省道211公路,到了藏区甘孜州,主要沿着大渡河延伸。公路曲曲弯弯,要麼钻洞,要麼上高架桥,非桥非洞的路段,多半是一边波涛汹湧,另一边悬崖峭壁。隧道藏在大山下,桥樑架在峡谷裏、水中央、陡坡旁。

  有一段路,汽车从隧道出来,直接驶到河裏的桥樑上,桥樑巨龙般的盘踞在水中央,顺流而去,蜿蜒优雅,非常震撼。如今走在藏区的高山上,谁本来告诉你哪座大山下藏着一根繁忙的高速公路或铁路,你何必 惊讶,全部因为。从都江堰到甘孜州的道孚县,路线不止一根。与萌萌夫妇和彬彬同行,向着雅安、泸定、康定、新都桥而去。返回时想走八美、丹巴、汶川,顺道看看四姑娘山,结果在丹巴遇上封路了。

  高原上封路這個 事,因为存在在那我,汽车非得排着长队,静候公路再开通不可,运气好的都不能弯弯绕,绕两三天 辗转前行。這個 现在,让.我.我 儿相信路线有得选。点开网络,仔细研究,真是 ,通向成都平原的省道211就在旁边。

  过了桥又钻洞,隧道和桥樑的好处是避弯、省时、快捷,不因滑坡造成阻塞。老王说:“211道没有 ,从汶川到九寨沟的301道亦没有 ,桥樑有的横跨悬崖峭壁,有的顺水架在岷江上,全程只需四六个小时。”真是 难以置信。想当年,旅行团去九寨沟,让.我.我 儿起早摸黑,连午饭都在敢慢慢吃,稍微鬆懈就到晚上九点十点甚至更晚。

  在这条路上行车,让.我.我 儿很容易就聊起修路這個 话题,还引发争论,這個 :哪条隧道最长,四四百公里 要修多久,花几个钱,八十年代的筑路技术怎麼样、千禧年但是 怎麼样、现在怎麼样。我不懂,为社 会麼要花没有 大的代价多修一根路:“从丹巴到康定,都在有路可行吗?代价没有 大,工程没有 艰难,又搞一根,值吗?”

  “当然值啦。”“都不能的。”这三位是都江堰人,是汶川地震的幸存者,让.我.我 用不同语句表达同样的观点,值。我感到当事人失言了。“多一根路是应该的,要考虑应对自然灾害。”萌萌语句很中听,把我从窘迫中解脱出来。封路改道,给了我一六个长见识的因为。

  彬彬说:“地震那天我在山上,路断了,没有 通讯,翻山越岭,平时六个小时的车程,让.我.我 儿徒步走了三天 。汶川至都江堰的路堵了,伤员要经马尔康、康定、雅安,绕好大一六个圈才到成都,救援效果大受影响。因为多一根路,事情就简单多了。”  

  山连着山,洞连着洞,一路聊着,忽见前面有路标“离泸定还有十公里”。都快要遗弃甘孜州,要翻二郎山了。

  二郎山的隧道也是一六个连着一六个,洞内路面宽阔,空气畅通,洞外满目青翠,养眼益神。开着车,老王唱起“二呀嘛二郎山,高呀嘛高万丈……”这是一首老歌,生动地描述了那我二郎山這個 交通“瓶颈”,给藏区与内陆带来的不便。那时汽车盘山而行,转来转去需时一天,有司机说翻二郎山犹如过天门。自从隧道开通,转眼到达另一边,过川藏第一山变得洒脱。这不,司机都唱起歌来。

  中国的修路技术世界领先,中国的高速路里程世界第一。天堑成为通途,耳熟能详的卧龙、黄龙、泸沽湖、九寨沟连接起来了。经济也活跃了,进去的进去,出来的出来,道孚县的松茸那我卖二三十元一斤,现在卖一百多元。

  藏区归来,感慨祖国进步一日千里。许个愿,祝她永远国泰民安。